当你是神父,我跟你说。
标签:心情, 随笔

很久没认真写字了,博客也如摆设般的放了不知多久了。

当初建立这个博客的时候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自己做一件事情到底能坚持多久~,现在发现结果是自己给了自己声音清脆的一巴掌,余音还能在这空旷的房间回荡好一会。

细想来这种巴掌我似乎也没少挨过,去年只坚持了3个月的夜跑,房间里的用来画画的数位板,床头上有些积灰的《本能》,窗台上那几盆干死的植物。这些东西要是有生命的话我想他们肯定会在我睡觉的时候起来把我干掉吧…。

我这人咋就这样呢?以后谈对象了可咋办呀~!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