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正午 晴

一直以来就不太明白自己,虽然我是我,但是更多时候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用第三人称的视角俯瞰我的这几年浑噩的一切。

总是喜欢舍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自己多吃点苦都无所谓的样子。说话支支吾吾生怕自己的一点要求会触怒对方似的…,和人相处总是别人提一点要求就会点头答应…有些时候呀真是觉得自己的跟一坨橡皮泥似的,被任何人拿到手里都能随意拿捏。

我的身体里似乎没有名叫个性的这个东西——如果懦弱和胆怯不算的话。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