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三年五月八日 阴转大雨

突然而来的倾盆大雨透过肌肤浇灭了从脑浆里蹦出的火焰,又似记忆里某座庙宇的晨钟暮鼓打湿了干燥的心。

我好像看见自己灵魂里涌出了湛蓝色的梦想..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