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笔闲文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晚十点二十二,阴转晴

走着走着,不见了翅膀,
走着走着,又丢了影子。

翅膀飞走了,我对着它嘶喊。
希望它能回来。
喊着喊着喊没了声音,我无力的仰看着天。

某天,影子也不见了。
我看见它给我的纸条,黑纸白字。
它说:翅膀不见了,我也走了。
我站在太阳下,怀恋有影子的日子。

天一样很蓝,阳光一样刺眼。
我却已经判若两人。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