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阳

霜在之前的疫情浪潮里有幸躲过一劫,对此我们全家都觉得这件事是个奇迹,一度怀疑(霜甚至自己都怀疑)她自己其实有可能是无症状感染者吗,已经感染过但是没有症状,还扬扬得意了好久,终于上周四打破了这个我们内部的谣言——首阳了。

5月这次疫情爆发之时其实我们并没有做太多防护工作,因为身边复阳的亲人朋友都表示复阳后的症状都是很轻微的感冒症状,甚至都不会影响生活和工作。只有公司的余师傅居然还是首阳,症状来的很是强烈,听他说几乎每天都是高烧反复、畏寒怕冷、冒冷汗、疼痛等,请了三天假后才恢复上班,上班那几天说他自己还是有乏力的感觉,衣服也比我们多穿了一件。

那几天我们也只是简单的做了下防护,霜也并没有被感染。

第一天

不过这上周五一大早,起来还没什么事,刚到公司霜就说自己不太舒服,一直的在打寒颤,我摸了她额头发现有些发烫,便让他赶紧回家休息算了。她回家后吃了抗病毒颗粒、布洛芬后便闷头就睡,当天我也早早下班回家陪她,用体温计量了一下烧到了39°,从药箱里翻出退热贴,重新拿了药给她吃下。

晚上三四点说还是不舒服,所以我又给她吃了一粒布洛芬,让她多喝些水。

第二天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所以我索性也没有准备去上班,早上起来给她测了体温已经降到37.2°,心里松了一口气,便给她弄了些粥、包子馒头吃。折腾到十点多公司有点事看要去一趟,看她温度也降下来了便把午餐准备好后去了公司。

刚到公司坐下没多久霜就给我来电话了,说是又感觉发热,量了体温发现又烧到了38°,所以让她再吃了一次药。

她和我上次首阳的时候完全颠倒过来了,我那会是晚上发烧,白天要稍好一点。

第三天

昨天白天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开始出现咳嗽的症状,咳嗽一般都是因为炎症,所以叫天吃的药加上了念慈安、润喉片、消炎药等。

晚上的时候我看她精力似乎恢复了大半,还起来看电视和洗澡,还问他是不是完全好了,我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

但是没高兴多久,晚上温度又上来了,果然还是不能高兴太早。

第四天

今天早上完成出门上班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低烧,中午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体温降下去了,让我帮她弄家里的电脑,她要在家里办公。

今天下午一直都还好,我让她也别办公了,计划许休息巩固一下,今天如果没有继续再发烧应该就是恢复起来,不能和昨天一样还去洗澡,希望能早些恢复。

其实她现在阳了也好,我们6月初有出去拍婚纱的想法,早点阳了之后也不怕拍照过程中出什么幺蛾子。至于我嘛,这几天照顾她也没做什么防护,只是喉咙些微有一些不舒服,可能是复阳了,但是完全没有任何感觉,自我感觉还不错。

发布者:1900

Thoughts, stories and ideas.

加入评论

?条评论